關注我們
荊楚網 > 新聞頻道 > 湖北新聞

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副教授陳廖宇談《天書奇譚4K紀念版》: 中國動畫已重新出發

發布時間:2021年11月23日05:42 來源: 長江日報

□ 長江日報記者秦孟婷

11月2日,由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出品的中國經典動畫《天書奇譚4K紀念版》在北京成功舉辦“致敬”主題首映禮。

《天書奇譚》誕生于1983年,是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第三部彩色動畫長片?!暗吧薄昂薄靶』实邸薄芭謴N師”等是很多人的童年回憶。時隔38年,這些動畫形象以數字化的嶄新面貌與觀眾見面。

就在首映禮的前一個月,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廠長速達找到陳廖宇,邀請他主持首映禮。陳廖宇長期工作在高校動畫教學一線,同時也是一名動畫導演,且和《天書奇譚》有著不解之緣——他和速達是同班同學,兩人還是《天書奇譚》聯合導演之一錢運達老先生的學生。

《天書奇譚》是中國動畫的一個側面。它經過了怎樣的歲月流變?從它身上能否窺見中國動畫的面貌?我們今天還能從《天書奇譚》身上學些什么?長江日報讀+就以上話題,專訪了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副教授陳廖宇。

■ 文物叫“修舊如舊”,電影應該叫“修舊如新”

讀+:《天書奇譚》第一次在中國上映是什么情況?

陳廖宇:我是70后,我問過身邊很多人,沒有人在電影院看過這部電影。1983年,那時候“院線”概念還不像今天這么強,電影院沒有那么多。這部電影肯定是放過,但很少人有機會在電影院看。這次首映完,很多人看完說對《天書奇譚》的印象,我發現特別逗,五花八門,每個人記憶都出現了混亂。有的說“《天書奇譚》不是分上下集的嗎”,還有的人說“我記得《天書奇譚》是有好多集的”。我推測,之所以很多人不知道《天書奇譚》是一部完整的、獨立的長電影,是因為大部分人是后來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以后的電視上看的。

這一次4k紀念版首映,它不叫“重映”,因為從理論上來說,它確實是一個新版本。作為一部動畫片,在那個年代也沒有引起過廣泛的關注,至少說所受待遇和它達到的藝術高度不相稱,有一點點“生不逢時”。所以今天的修復不是把它放到電影博物館,而是會從藝術與市場價值的角度看待它。

讀+:4k修復是一個純技術性的工作,不用二次創作嗎?

陳廖宇:看起來像是一個技術工作,但其實很需要藝術的把握。比如說畫面,它不像文物,文物叫“修舊如舊”,電影應該叫“修舊如新”。但“新”不是創新,因為膠片經過這么多年會老化、損毀,所以對顏色、色調的判斷是一件特專業的事。藝術創作成分相對較大的是音樂。在首映禮上,我們請影片聲音修復藝術總監張陽也說過這事兒。過去影片沒有分軌,是單聲道的,聲音都是粘在一起,現在就得一層層分開。有些地方缺損,那就得補上,得潤色?,F在的觀影環境對音效動效音色的豐富、細膩要求更高,所以會補充很多新的東西進去。觀眾可能不覺得,只會覺得還是原來的聲音,頂多會覺得聲音更飽滿了。

4k修復我沒有參與其中,它主要是上海美影廠操作的事,但這里頭它一定是需要藝術把握的。這和修復一幅古畫的道理一樣,不是一個技術工能獨立完成的,一定會有藝術家來把握判斷尺度。很多人從沒看過當年《天書奇譚》上映時的最新膠片,大多看到的是已經被轉為DVD格式的,或者在網上看的,它是“二手”的、舊掉的。所以我們腦子里認為原片是什么顏色,可能偏差很大。就像我們現在看到的敦煌壁畫的色彩和幾千年前它剛被畫出來的時候,肯定是不一樣的。所以今天修復到什么樣有專業的、嚴格的藝術和技術標準。

讀+:你第一次看《天書奇譚》是什么時候?

陳廖宇:大概是我上大學以后,當時的感受可能反而不如今天強烈,因為年輕人都想伸著脖子看外界的、新鮮的東西,對傳統的東西不“感冒”??僧斘业膶I和閱歷增長后,每一次回頭看《天書奇譚》都會感嘆它確實好,它的高度已經在那了。

讀+:跟錢運達老師交流過這事嗎?

陳廖宇:其實沒有,因為我們太熟了,反而不會去聊這些。1990年北京電影學院美術系動畫專業一共只8個人,那時候全國只有北京電影學院有動畫專業,而動畫專業每6年招一次,我們是第3屆。記得老師跟我們說過一句話:“你們應該覺得很自豪,到你們畢業的時候,全中國擁有大學本科文憑的做動畫的人不到30人?!睂嶋H那時候很缺老師,就去上海美影廠請退了休的老師教我們。當然其他老師也很多,錢老師是其中之一。錢老師和我們學習在一起、玩在一起,是帶我們入門的老師,也是相處時間最長的老師之一。那時他60歲出頭,精力特別充沛,我們從不聊他的成績,聊的全是當下的全新的、年輕人最關注的東西。而且我們8個半大不小的孩子根本聊不過他,什么新鮮話題他都接得住。

錢老師對我們8個人的影響非常大,一個佐證就是我們這8個人畢業27年,全部都在動畫一線工作,沒有一個人改行,這肯定在電影學創造了一個紀錄。我們對動畫的熱愛深受他的影響。上世紀90年代初上課條件不像現在,想看一個片子,立馬能用多媒體放出來,我們也沒有很多渠道能看到國外最新的片子。但是,錢老師就給我們“講片子”。他把國外最新的、最好的片子,一點點從頭到尾講給我們聽。以至于很多年后,我親眼看那些片子時,還以為自己看過。我們的專業起點和高度就由他給我們劃定了。

我們8個人直到今天,也常去錢老師上海的家中聚齊。他家的保姆能夠叫出我們任何一個人的名字。所以熟悉成這樣,像親人一樣,反而“燈下黑”,不會刻意問他的專業、問他當年《天書奇譚》是怎么創作的。

■ 經典動畫每“躺贊”一次,今天的中國動畫就會“躺槍”一次

讀+:《天書奇譚4K紀念版》上映時,有很多人說“中國動畫再也拍不出來了”,是這樣嗎?

陳廖宇:不光是《天書奇譚》,很多人回味中國經典動畫時,都會這么說。與其說中國動畫的進步速度不如人意,不如說是這些批評原地踏步。我不止一次在各種場合聽到人們振振有詞地批評中國動畫,細問后,會發現他們根本沒看過當下的中國動畫,他們批評的其實是十年前的中國動畫。如果說有一種不幸叫“躺槍”,那么還有一種不知該叫幸運還是不幸叫“躺贊”。經典動畫每“躺贊”一次,今天的中國動畫就會“躺槍”一次。

這么說絕不是貶低動畫藝術前輩,很多老前輩就是我大學時的老師,我對他們懷著深深的敬意,也絕對贊同當年的中國動畫片取得了輝煌的藝術成就。但客觀真實的評價,才有利于我們走好后面的路。

告訴大家一個真相。在1983年的《天書奇譚》之前,全國一年內只有不到十部甚至更少部動畫片的產量,而且還多為短片,幾十年有多少也數得過來。這些動畫片集中了當時全中國跟動畫相關的各行各業精英,精品率就很高。但今天散落在中華大地的各個動畫公司里頭,一年可能有一百部動畫電影同時在做。龐大的基數中肯定有差的,但也有精品,甚至是開創性的作品。而且在新時期、新觀念、新技術下,好的作品不會比當年少。但你沒看,就刻板地以為“中國動畫不行”。

其實國產動畫在另一個維度上有了很大的發展。年輕的網絡一代受眾對國產動畫的評價、印象和期待值已經顛覆了,所以才有了“國漫”。在網絡受眾那里,基本不存在對國產動畫的偏見。過去的觀眾由于刻板印象,一定會覺得進口的好,但現在年輕一代的觀眾已經有了一種更愿意支持國產動畫的心態。而且現在這最新的一代觀眾還有一個最大的變化,他們已經徹底扭轉了、改變了“動畫片是小孩看的”這么一個劃分。作為一個動畫電影,《天書奇譚》并不幼稚。我小時候看《聰明的一休》《花仙子》,這些動畫其實還是偏兒童定位的,但是網絡一代的青少年看的動畫,其定位本身不是對低幼觀眾,這一代也從來不會認為動畫片只是給孩子看的。

將一部動畫電影定位為兒童觀眾并沒有什么問題,但兒童并不拒絕深度。

作為北影的動畫老師,我的感受特別直觀。每年招生面試,我們都會問學生看了什么喜歡的動畫片。很多年前,孩子們說的是《大鬧天宮》《哪吒鬧?!返饶切┹d入中國動畫史冊、人人皆知的片子。但近5年開始,孩子們說的讓我們面面相覷——沒聽說過,我們就暗暗吃驚。老實說,我們這些動畫專業老師,很多人可能遠不如當下青少年那么了解最新的動畫,他們首先是作為消費者迷上這些東西的。

很多人一直批評中國動畫,是因為他們并不是主流消費者。他們的感受是“二手”的,或者只看到中國動畫的一個側面。網絡土壤生長出來的動畫片和青少年們已經形成了一個創作和評價系統,這個系統與其他年齡層的系統,其實是不互通的。就像過去看《天書奇譚》的群體與其他年齡層的人沒有形成共鳴。

有的人看到《天書奇譚》從1981年畫到1983年,就籠統地夸當年的前輩有“匠人精神”,對藝術執著和勤奮,感嘆今天動畫人之自甘墮落。但迄今為止,基本沒有任何負責任的中國動畫電影制作是少于3年的,相比之下拍電影要是這么久簡直不正常。做動畫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也并不是一個掙大錢的行業。今天用電腦做動畫,需要應付的細節其實更多。在一個既不大掙錢又花時間的領域堅持那么久,想想都是什么人?一定是真愛,絕對不乏優秀者、單純者、執著者、勤奮者,今日動畫人為追求夢想歷盡各種艱難的故事,也不難找到。

我們完全可以批評今天的中國動畫,但它的問題并不在于不如過去。

■ 《天書奇譚》:我們終于用自己的話講自己的故事了

讀+:你曾說如果當年按照《天書奇譚》的路繼續走,中國動畫會向前跨一大步,為何這么說?

陳廖宇: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動畫電影發展有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新中國成立到20世紀80年代中,也就是我們俗稱的上美影廠為代表的那個階段。這個階段包含了很多代人、各種師承關系,但是他們本質上是一個體系。

上世紀40年代初的《鐵扇公主》是中國人還沒有完全掌握用自己的話講自己的故事,所以很大程度上還夾雜了別人的話比如迪士尼的痕跡,上世紀60年代初的《大鬧天宮》是中國審美、技巧以及整個動畫視聽語言的完整形成的標志。20世紀70年代末的《哪吒鬧?!芬馕吨袊綄徝肋_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從造型、故事、鏡頭、語言、敘事方式、音樂、表演、動作、風格,完全是中國的東西,深深根植于中國文化。上世紀80年代初的《天書奇譚》在我的心目中歷史地位特別高,并不是因為他的導演之一錢運達先生是我的老師,而是因為它離影院娛樂大片就差一層窗戶紙了。它的題材是中國傳統的,整個語言系統和審美也是來自中國傳統。我們中國人終于用自己的話講自己的故事了,我們把學來的東西消化掉了,變成了自己的東西。

如果查閱一下同一時期的美國迪士尼動畫,會發現中國動畫與之風格完全不同,但在各自系統內所達到的成熟度與藝術高度不相上下??梢哉f,從20世紀60年代初到20世紀80年代初,是我們的主流動畫與世界主流動畫之間質量差距最小的年代。而《天書奇譚》簡直就是中國娛樂動畫大片的第一縷曙光,就在這張窗戶紙要被捅破擁抱市場時,中國動畫進入第二個階段。

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開始,外資動畫加工業涌入中國。到上世紀90年代在深圳的動畫加工公司,可以月掙一兩萬元,即使放到今天也不低。整整二十年,是一代中國動畫人的加工階段,是用別人的話在講別人的故事。

2000年以后,動畫加工轉移到了朝鮮、越南、菲律賓這些勞動力更廉價的地方,加工大潮退出后,中國的電視動畫又起來了,無論從市場需求和主觀具備的能力上,我們都開始做自己的東西了。中國動畫就進入到了第三個階段,催生了以學院為代表的專業教育的發展,出來了一撥動畫新人。這個階段就變成——用別人的話試圖講自己的故事。你會發現,歷史又在另一個緯度上重新回到《鐵扇公主》那個時期了。

我是1990年上的北京電影學院,我們的老師大部分是上海美影廠的老先生,比如錢運達老師等人。我們90級這一代人幸運之處在于跨過整個“加工大潮”的二十年,從老先生那里拿了一點東西回來,然后又用這些東西影響我們的學生。

當下的中國動畫進入到了第四個階段——再次試圖用中國人自己的話講自己的故事的階段。這些年來,隨著動畫電影以及網絡的興起,動畫創作者的自我意識特別強烈。從電視、網絡到劇場開始走獨立藝術短片的路線,很多商業公司開始做這個事情,作為一個“探路”的東西。這些藝術短片都無一例外,要么走中國題材,要么走中國審美。雖然現在可能還不成熟,但至少已經從主觀意識上產生了需求。

我曾感到可惜,中國動畫真的曾經建立過一個優秀的系統,如果不是“加工大潮”,而是沿著《天書奇譚》一路走下去,會是什么樣?想必也不會完全保持以前的風格不變,因為新技術、新觀念、新一代導演出現了。如果說將來會有一種帶有中國風格的成熟動畫的話,那么這種風格也絕不會是今天的預設。

今天我們還處于重新學習到希望形成自己的特點的這個階段,但是尚未形成,所以大家現在不要心急著去批評,現在做動畫的人全都在琢磨這事,至少在主觀意識上,已經有了創造自己的系統的意識,中國動畫已經重新出發了。

■ “中國味”還包括此時此刻正在發展中的東西

讀+:《天書奇譚》用到民間傳統的繪畫、雕塑、玩具、戲曲等元素,用到吳門畫派,很“中國”,這就是我們要沿襲的“中國味”嗎?

陳廖宇:現在年輕一代,無論是觀眾還是作者,他們在題材上很喜歡中國古代傳統文化,取材于中國古代歷史故事,造型是古裝人物,畫法上也是中國元素。前些年國產動畫《秦時明月》大獲成功,它取材于中國歷史題材,同時也學習了日本動畫的風格和制作方式,也符合年輕人的審美取向,起到了示范作用。最近還有個特別火的動畫叫《刺客伍六七》(最近改名叫《伍六七》)。很多網劇動畫走出了國門。我們的自主意識覺醒了,要做自己的動畫了。

你會發現,今天的創作者和《天書奇譚》《哪吒鬧?!贰洞篝[天宮》的創作者一樣,同樣是強調中國文化身份,同樣是從中國傳統文化里頭汲取營養。但是兩者又有很大的區別,當年的老先生們對中國傳統審美的理解及繼承更加單純一點,而今天更年輕的一代,是把中國傳統文化當成是創作考慮的元素之一、營養之一,認為它是我可用的資源。所受的思想束縛更少,也可以理解為更加自信了。有的人一看到我們的動畫中有外國的影子,就會覺得“不中國”。這句話的潛臺詞是什么?就是認為“中國味”有一個固有的標準,意味著約等于過去的東西,還排斥外來的東西。但是“中國味”包不包括今天的東西?包不包括此時此刻或者還在發展中的東西?中國文化并不是與別的文化隔絕的,而是動態的,是流動的。動畫是一個外來品種,起步時當然要學習別人,但更多的也是在形成自己的特點,而且漸漸變成自己的一部分。從文化交流互鑒的角度講,中國人今天生活的方方面面,難道都是純粹的中國淵源嗎?

如果我們倒回去看1941年的《鐵扇公主》,會發現它有非常濃厚的迪士尼味道。里面的孫悟空從造型到動作,都能看到米老鼠的影子,然而它有些角色比如鐵扇公主在畫法上又是很中國的,它是參考了中國戲曲的造型、真人動作。上世紀50年代的《烏鴉為什么是黑的》是中國第一個在國際上獲獎的動畫片,但當年國際上有人以為它是蘇聯人做的。所以上海美影廠的前輩們很有意識,要找到中國自己的特點,找到自己的語言。所以接下來有了《驕傲的將軍》,從中能鮮明地看到前輩們嘗試中國語言、中國特色,它的造型、音樂、動作體系都來自于中國戲曲舞臺和中國繪畫的文化淵源。所以從那時候發端,再到《大鬧天宮》,就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我們自己的表達方式。中國動畫、中國文化有強大的生命力,我們對此要有充分的信心。

■ 今天的青少年對動漫,并不是“言必看日美”

讀+:國產動畫在世界上到底是什么水平?

陳廖宇:公認動畫最發達的是美國和日本。英國、法國或其他國家也許偶爾會5年、8年出那么一部不錯的動畫電影,但那部電影往往還跟好萊塢有點瓜葛。作為國家而言,在產量、延續性、產業規模上,中國排世界前五肯定沒問題。中國在進步,在往上走,當然我絕不是說中國動畫已經很好,我僅僅是糾正一個常識?,F在也有一種非常流行的觀點,一說中國動畫,就會說“很爛”。首先國外也有爛片,但是傳到中國前已經被濾掉了。近些年日本動畫的發展實際上在放緩,學動畫的年輕人越來越少,面臨著后繼的問題。中國的發展反而迅速,甚至說在動畫的某些個體領域里已超越了日本。今天的青少年對動漫,并不是“言必看日美”,趨勢是越來越以“國漫”為主的。

還有一個特別流行的說法,說我們動畫的技術和制作已經和好萊塢差不多了,但中國人就是創意不行、故事不行,變相地還是說劇作不行。其實恰恰不是,劇本不需要100個人來創作,但制作需要好幾百人甚至上千人。我們以前都以為外國人特有想法,特有創意,還經常會找一些外國主創給我們做講座,結果聽完發現并無過人之處。你會發現其實中國人最不缺“創意”“點子”,我們最缺的其實是工業化、標準化的流程和制作體系,那么成功就沒有可復制的機制,不具有必然性。而日本、美國的綜合性開發能力特別強,它們并不是僅僅靠動畫片掙錢的,而是靠衍生周邊產品。當初進口動畫進來的時候,我們國產動畫是打不過的。并不是說我們的動畫水平不如人家,而是這兩種動畫根本不是一個創作初衷下面的產品。那時候的國產動畫其實不是一個市場化的產品,它更強調藝術性。而國外進來的那些動畫片是完全建立在研究觀眾的需求、市場的需求以及生產的標準量化制作出來的。

我對同行做的動畫片,不會輕易批評,因為我知道很不容易。一個動畫導演做動畫需要用到幾百號人,這里面有多少人做過兩部、三部以上的動畫片?很少。我們現在要重新開始、重新出發。創意、想法、觀念的鴻溝,相對容易在短時間內彌補,但一個產業是需要經驗積累的,是需要時間的,這個是沒有捷徑可言的,要按規律辦事,腳踏實地,不能總想著創造奇跡。所以當今中國動畫最需要什么?是定力。

【糾錯】編輯:admin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營業執照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互聯網出版機構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廣播電視節目許可證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在線投稿

版權為 荊楚網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最好的电影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